36选7破产的“废钢大王”

time时间:2021-05-10 22:29

  内容导读:贪婪造就的财务造假案—缘何让香港“女巴菲特”、加拿大股神和全球最赚钱的主权财富基金一一陷入骗局?

  骗局,常常是被骗的人心甘情愿“入瓮”。废钢再生,一种环保概念。在香港曾豪言“跟我买,必赢!”被称为“女巴菲特”的西京投资管理公司主席刘央,也大肆购买了这家环保概念股。不过,这一买卖让她今后或许再也担不起这个美誉了。尽管近两年刘央已多次选股和投资失误,但真正让其马失前蹄的是仍在发酵中的中金再生造假案。

  中金再生“傲人”的业绩,吸引了包括刘央在内的世界一流投资者下注。2009年招股时,刘央斥近4亿港元认购,其后又经过3次增持。除刘央之外,加拿大股神马雷家族的Power Corporation和全球最赚钱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中央银行也都是中金再生的拥趸。不过,他们都被一张假的财务报表骗了。

  今年1月,曾狙击首钢资源、西部水泥及搜房网的美国做空机构格劳克斯研究(Glaucus Research)发布沽空报告指出,主营废铁和废铜回收的中金再生涉嫌夸大生意规模,给出“强烈沽售”、“0港元”目标价。长达38页的报告开头抛出中金再生六大疑点:夸大业务规模、客户集中度过高、童话般的财报、可疑的高管离职、控股股东走货套现以及资不抵债。

  7月29日,香港证监会首次引用《证券及期货条例》第212条法定权力,向法院申请将专营废金属回收,涉嫌帐目造假的中国金属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再生”,清盘。不同于内地股市的监管,香港证监会对于造假公司的打击向来铁腕,可是向法庭申请将一家上市公司清盘,这在此前从未有过。

  据港监会调查显示,有证据表明中金再生在2009年的IPO招股书及2009年年报中夸大财务状况,同时公司的业务规模及其由主要附属公司带来的收益也被夸大。该附属公司截至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声称向3家主要供货商采购的金额绝大部分均属虚构,连续数年将有关金额逐年扩大。根据中金再生2009年的招股书显示,其销售收入自2006到2008三年间增长了3倍,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44.7%。

  8月12日,香港警方拘捕了中金再生董事长秦志威。早先前公司秘书林宝基、秦志威妻子兼非执行董事黎焕贤及公司财务董事冯嘉伦已经被捕。目前包括秦志威在内的相关高管已遭到临时清盘人的8项指控及索赔要求,法院已就该案冻结了秦志威夫妇及相关公司的逾16亿元资产(其妻资产已解除禁止)。

  中金再生的业绩造假并非没有先兆。一家希望匿名的投资咨询公司分析师向记者透露,其实从去年年初开始,业界已经对中金再生浮夸的业绩产生了种种怀疑。

  今年1月28日,格劳克斯研究(Glaucus Research)的沽空报告发布后,中金再生停牌,其2012年的财务业绩至今也仍未公布。“我们不是英雄,这是一盘生意。”一向低调的格劳克斯研究总监Soren Aandahl近期赴港会见投资界时谦逊地说道。

  中金再生截至去年6月底的中期报告显示,其银行结余及现金只有17.29亿港元,而银行借款却高达53.12亿港元,总资产虽然有226亿港元,但其中有近151亿港元是应收票据及应收款。

  不过,36选7与大多数人所想象的不同,中金再生并不是一家纯粹的纸面公司。快速的成功是其崛起的标志,亦是其衰败的原因但没想到成功快失败更快。“还是蛮震惊的,他(秦志威)前几年做得还是蛮不错的,但去香港上市后就很少跟我们联系了,我们的会议他们也很少来参加。”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副秘书长刘树洲对《环球企业家》说,“你应该去咨询闫秘书长。”

  闫秘书长是指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前秘书长闫启平。闫的另一个身份是中金再生独立非执行董事。但记者多次拨打闫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闫启平早先曾表示,对秦志威被控告一事不知情,“希望中金能好”。秦志威和他的“废钢王国”如何一步步走向造假深渊呢?

  对于中金再生这个名字,业内其实并不十分熟悉,甚至还经常与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旗下,近年来也大量涉足废金属生意的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中再生”)搞混。“他(秦志威)创办的广州亚钢比较知名,我们说起它一般也都是说亚钢。”国内另一家规模较大,从事废旧金属回收的民营企业,总部位于江苏张家港的丰立集团废钢事业部销售员陈元冰告诉记者。

  根据公开资料及记者对一些与秦有过较多接触的人采访所得,秦志威1966年出生于广州,后移民香港。1990年代,秦供职于黄埔物资(香港)有限公司从事传统钢材进口贸易,此外还经营相关的物流公司。在收获相当的原始资金同时,他也在航运、物流方面累积了不少人脉。中金再生公司网站中称秦“在废钢回收和交易,港口和航运方面有超过18年的经验。”

  耳濡目染之下,废钢回收和加工生意逐渐跃入秦的眼帘。众所周知,炼钢的原材料主要是价格逐年攀升的铁矿石,但在美国等老牌钢铁大国,废钢则是他们运用更加广泛的一种原材料。另一个事实是,国内各大钢厂的冶炼过程中除铁矿石外,都同时还需要废钢这种原料,因为炉型不同所用的比例有所差异(电炉炼钢原料中需要废钢约70%,转炉反之)。

  认准了这种形势和需求之后,秦志威在1999年收购了一家在香港本地从事金属回收业务的公司环保钢铁的股份,正式涉足废钢生意。据早先媒体报道,在决定正式介入再生金属(主要是废钢、废铜)回收领域前,秦还特意去欧美等国的再生金属回收行业进行了一番考察。同时在国内还普遍使用人工分拆的时候,他还斥资上千万美元巨资从德国引入了具有国际最先进水平的金属破碎机,每小时加工能力达到100吨。

  2001年5月,秦志威与其妻黎焕贤共同创办广州亚洲钢铁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现代化废钢铁加工,处理各类废汽车、废家电等再生钢铁资源的中外合资企业,投资总额2000万美元。秦志威夫妇持有70%的股份,剩余股份持有者为广州珠江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广州珠钢”),隶属于广州钢铁集团。

  据了解,秦志威的业务模式是通过在香港的环保钢铁收集废钢,再运到广州加工销售。“秦的优势在于通过香港的渠道获得廉价的废钢,同时在航运、码头储运上都有一定价格优势。”广州珠钢废钢采购部经理王志天(化名)告诉《环球企业家》。“广州亚钢的主要业务就是采取与珠钢捆绑方式,成立合资公司,由亚钢投资设备和对外采购珠钢包销产品。”在秦志威和广州珠钢的合作中,秦还参与到广州珠钢码头建设中,成为持有45%股份的二股东。

  过于依赖单一大客户及偏安广东一省显然不是秦志威想要的。自2006年之后,秦开始走出广东,逐渐拓展到天津和江苏等地,先后成立了天津亚铜钢铁有限公司、扬中亚钢金属有限公司。

  但想要扩张必然需要大量资金,上市融资自然成为了秦的首选。2007年7月,秦志威为上市而专门在开曼群岛成立了中国金属再生资源(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大股东则又是秦志威主要控股的好运公司(Well Run limited),秦透过该公司持有中金再生约53%股份。同年10月中金再生向瑞银、Spinnaker基金、TheADM Maculus基金发行了金额达8000万美元的优先票据。

  在成立离岸公司图谋上市、发债融资之外,秦亦希望通过收购当地一些中小型废金属公司来迅速扩大规模。2008年1月,秦以旗下子公司扬中亚钢的名义收购了张家港容利再生资源公司70%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他为人还是比较豪爽的。”容利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经理吴春虎对《环球企业家》回忆说。但二者的合作并没有持续太久。吴春虎解释,因为容利自认是个规模很小的公司,此前灵活变通,但中金再生规模大,各种规章制度也较严格,在其控制下发展不顺畅。无奈之下,2010年9月容利回购了扬中亚钢所持股份。

  在一系列扩张和资本运作之后,中金再生的业绩大幅增长。2008年,该公司销售收入较2006年增长3倍至65亿港元,实现盈利3亿港元。2009年6月,中金再生于香港交易所上市,其公开及国际配售部分各获43倍及17倍超额认购,招股价为5.18港元,集资17.87亿元,首日上市较招股价上升22%。

  凭借其环保概念,中金再生获得了市场追捧,甚至被业界描绘为另一个玖龙纸业。

  然而正如香港证监会此番调查显示其2009年的IPO招股书便存在造假,中金再生上市不久便开始显示出种种可疑迹象,最突出的则是其上市不到半年,财务总监兼执行董事王学良便在当年11月份蹊跷辞职,原因则是“董事会未能解决其对若干事项的担忧,亦未能就此作出澄清,以及其被拒绝正当查看公司的财务资料”。

  据了解,王学良于2008年5月加入中金再生,指导辅助其上市事宜,之前他曾于新鸿基地产等担任要职,有20多年财务管理经验。但中金再生否认了他的指控,认为“毫无根据”。尽管此事在当时并未引起大的波澜并很快过去,但在如今看来,王的辞任以及所谓不能“正当查看公司的财务资料”,也正契合了香港证监会此番对中金再生的指控。

  “其实2006年之后我们从亚钢采购的废钢就逐渐在减少了,到其上市前后这几年珠钢本身都经常停产,更不能保证废钢的采购了。”广州珠钢的王志天告诉《环球企业家》,近年来珠钢自身的生产也因为国家政策的调整及钢铁业大形势的不好,不时陷入停产状态,加之广东除珠钢外并没有特别大的钢厂,这个秦志威的“亚钢”赖以发展壮大起来的最大客户以及珠三角地区显然不能保证中金再生上市之后完美的业绩报表需求。

  珠三角不行,那就长三角。上市之后的中金再生接连在江浙一带布局,包括以扬中亚钢的名义收购张家港容利,在其之下又成立了宁波亚钢。此外,中金再生又在江苏江阴注册成立了两家公司,还与江阴市一家本地再生资源公司成立合营企业,收购江苏江阴港集装箱有限公司的股权等。

  除江浙之外,中金再生还进一步扩张至天津、武汉等地。2010年,秦志威在上海成立了中金再生资源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其总部所在地,在天津成立了中金再生资源(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其华北区总部。秦在2010年接受采访时称计划三年后在重庆、成都和广西建设新厂,第二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标十年内在每省建立50万吨产能的回收基地”,首5年主要在四川、重庆、广西、福建等一线年拓展山东、安徽、内蒙等省市,预计每开拓一个新据点,所需投资额约1.5亿元。

  刘树洲告诉记者,物流成本在再生金属回收行业中占到了生产成本的20%至30%。因此秦志威在近几年也开始重视配套的物流网络建设,包括收购江苏江阴港集装箱有限公司的99.68%股权等。根据其宣称,中金再生已经在广东、江苏拥有3个码头,还拥有了自己的几艘船。

  “中金再生看起来动静很大,实则很多都是铺了一个摊子。”去年受相关基金客户委托前往江浙一带实地调查中金再生业绩的分析员苏克对《环球企业家》详解,中金再生很多项目或者是没有真正的开工建设,或者是规模严重夸大。

  “他们更像一家贸易公司,而非完全专注于废金属的回收及加工业务。”苏克告诉记者,业内很多同行都怀疑中金再生上市之后业绩的异常增长很可能是大量利用帮一些中小型废金属回收加工公司开票的方式,来提高自身营收,这自然也导致其毛利率降低。

  根据中金再生的年报,其2010年毛利率由2009年的8.7%下降至5.5%,2011年再度跌至4.0%。对此秦志威解释称,主要是因为“新区域的拓展会拉低其他市场的毛利率”。

  “(中金再生)有其名无其实,在实体业务方面不如丰立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对记者表示。虽然中金再生在年报及公开新闻报道中提到其客户时较多涉及武钢、宝钢和包钢等大量需要用废钢铁的大型国有钢铁企业,但实际上其营收近三年的增长更多靠有色金属(主要是铜和铝)。

  据了解,废有色金属基本上全部有赖于进口而非从国内回收,在进口前还需要首先拿到国家环保部的审批同意书。但通过环保部数据中心网站查询发现,中金再生主要通过其下属的四个子公司广州亚钢、广州亚铜、宁波亚钢和天津亚铜进口,但在2011年的总进口量远远小于其总销售量。这也是为什么格劳克斯严重质疑中金再生业绩严重造假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

  “优势是规模大,劣势也是规模大。”沙钢废钢处处长郭春泉对《环球企业家》表示,中金再生的加工能力、供货速度等都是可以的,但是从他们那采购运行成本要比其他公司高。

  据了解,沙钢近几年对废钢的需求量都维持在每年350万吨左右,其中中金再生每年供给约10万吨,丰立集团则超过30万吨。

  “这两年废钢业的形势并不好,因为废钢跟钢铁业是息息相关的,开工率都不足。”刘树洲坦言。然而翻看中金再生自2009年6月在港上市后历年业绩报表,尽管其毛利率在逐年降低,但其总营收却仍从2009年的90.6港元迅猛增长到2010年的225亿港元、2011年的521港元。

  刘央无疑要为自己的错误埋单。据港交所资料显示,8月6日刘央已于场外减持442万股中金再生,每股作价1港元,较停牌前的9.43港元大幅折让近9成,帐面上浮亏逾7.18亿元,其持股量由7.24%减至6.87%,仍持股8076万股。

  “我们目前还是正常运转吧,员工的情绪也还比较稳定,没有说是大规模人心不稳或者说离职发生。”中金再生位于上海的中金再生资源(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企业管理部人员尹胜杰对《环球企业家》说道,“香港和大陆的法律不同,当然我们也十分关心公司未来的走向,但短期也看不出这家公司就不行了。”

  据了解,中金再生的一些股东正在竭力争取最后一线生机,找人合作接盘,力求把损失降到最低。但据香港一位投行人士分析:“在香港证监会决心处罚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敢出来接下这个烂摊子,多年发展累计起来的外债也让接盘人恐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辽宁省心的金属破碎机锤头

下一篇:美斯达移动破碎机——畅享移动破碎筛分新时代